向日葵安卓被控端破解

..co,最快更新权宠天下最新章节!

烤热了鸡排,回来桌上吃着,宇文皓道:“决策是有的,大方向都是有的,我如今提拔起来的一些新人比较有冲劲,老的臣子则保守,其实就是冒进与保守的对峙,正如这一次商议南疆的事,冒进那几个认为,南疆我们没有布置兵力,应该部署一些兵力进去。而以韦太傅为首的保守派则认为,若此时引兵进南疆,反而会生出摩擦,让疆南的人都不信任朝廷,为这事就争持不下了。”

元卿凌听罢,问道:“那这个冒进党的想派多少兵马去?”

宇文皓道:“倒不是一定要派多少人,其实我也有心派一些人去,当然不是为了震慑南疆,而是让老九在那边也有所依仗,不至于孤立无援。”

“所以,是支持冒进党?”

宇文皓给她夹了一块肉过去烤,回头道:“也不能说支持他们,韦太傅的考量也有道理,这时候派兵进去,反而引起猜度,百姓对兵马是很敏感的,一旦有误会,被疆北的人挑唆,则容易引起对朝廷的反感。”

元卿凌想了想,道:“如果只是想派一些人去给老九支使,千把人够了吧?”

“嗯,我的打算也是一千人左右。”

元卿凌便笑着道:“那就拨这一千人陪嫁给他。”

“陪嫁?”宇文皓一怔。

元卿凌眉目飞扬,“没错,今日旨意已经下来了,婚事交给狄贵妃筹办,这素来嫁女儿有陪嫁嫁妆仆人的,顺王嫁到南疆去,陪嫁府兵仆人上千,不过分啊。”

宇文皓一拍头,狂喜,“对啊,陪嫁,我怎么就没想到呢?老元,还是有脑子。”

室内白色基调早安少女纯净如水清新写真

说着便抱过来亲了一下,油腻腻的嘴巴直接就印在了元卿凌白皙的脸上,元卿凌忙推开他,见他眉目生光,烦恼尽消,也高兴起来。

确实,若不说这一千人是兵,谁会猜想这么多?一个王府养着几百府兵一点都不奇怪,加上随从仆人,加起来上千也说得过去。

其实人数一两千都不成问题,主要是这些人是以什么形式出现在南疆,若是强硬地以派兵的方式,那就是几百人也会被人大做文章。

解决了这事,宇文皓吃得也特别开心,烛光明亮,照得她面容明媚生辉,宇文皓心中一动,站起来隔着桌子亲了她一下,眸色暖眛,“今晚特别漂亮。”

元卿凌抬眸瞧他,见他眼底缱绻温柔,心头也是欢喜得很,“能这样一起说说话,真好。”

宇文皓自知最近忙得很,没时间陪她,冷落了她许久,愧疚地道:“对不住,等忙过这阵子,我一定带去镜湖。”

“嗯,且等忙完。”元卿凌道。

夫妇两人于烛光下,一边吃一边说,这烛光晚餐倒是没浪费,吃得开心,聊得也开心。

婚期定下,四月初,和安王妃的预产期相近的,也十分仓促了。

狄贵妃到底也是长袖善舞的人,动员了一切可以动员的人,务求让婚事办得好看,体面。

顺王也是个懂趣识事的人,婚礼上的一切事宜,他都一概依从贵妃的意思,便他有什么想办的,也会先来问过贵妃。

狄贵妃没想到顺王如今得势却还这么谦逊,还愿意事事以她为尊,这倒是让她对顺王另眼相待,因而跟顺王说话的时候,态度也温和了许多,原先为他办婚事,只是出于邀功邀宠,并非真心,如今却是真心真意为他办,事事躬亲。

蛮儿是从楚王府里头出去的人,就好比当初徐一娶亲,楚王府也得出一大半的力,如今蛮儿出嫁,元卿凌是要给她添妆和置办嫁衣。

蛮儿的嫁衣,由其嬷嬷和喜嬷嬷两人亲手做,自然赶不及的,所以喜嬷嬷找了宫里头几位嬷嬷一块做,争取能在婚期到来之前赶制起来。

这二位赶着做嫁衣,其余事情就让元卿凌和阿四去主办,好在一群妯娌得很得空,尤其容月特别喜欢凑热闹,嫁蛮儿啊,还变成妯娌了,所以容月一头扎过来楚王府,各种筹备,整个楚王府的场子都被她的财大气粗给镇住了。

容月办事很利索,反正都是砸钱,什么东西东西都是要最好的,置办的嫁妆里头,十有八九是贵重物品,若不是元卿凌制住她,她估计连大床都要打造一张,让蛮儿倒贴大床嫁过去。

金玉之器,朝廷也有赏赐,封了个南疆王,朝廷总不好一毛不拔。

宇文皓认为如今南疆的经济发展特别落后,远远不如十年前南疆王在的时候,这些年甚至也有流寇窜到那边去搜刮,疆北还好些,没怎么被犯过,南疆是真真的困难,有心有力的都往各地去做营生,京中也有许多南疆人,但是多半为奴为婢,也有许多人在码头当苦力,便如蛮儿当年那样。

所以,他以蛮儿的婚事号召,说朝廷极力开发南疆,辅助南疆的农耕和经济,五年之内,免赋税,以此吸引南疆人回流。

许多南疆人听得说顺王娶了南疆女王,还愿意一同到南疆去开发,可见朝廷是要重视南疆了,此举果真是引得很多南疆人回流。

宇文皓也吩咐下去,让南营那边调派一千人进顺王府培训,让他们驯化成府兵,告知他们南疆的局势和他们到南疆之后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什么,顺王亲自培训,把这一千人凝聚起来,日后为他所用。

蛮儿这位待嫁新娘,则由容月和瑶夫人两人培训。

元卿凌是特意请她们来教导蛮儿的,容月平日胡闹,但是真要办起大事,那叫一个雷厉风行,杀伐果断,她原先是冷狼门的二当家,冷四爷在冷狼门真正不大管事,只是霸着门主的位置指点东西,他享受这种落拓江湖的沧桑感,而真正的大事都是容月在管。

所以,容月教给蛮儿的东西,对蛮儿就十分有用了。

至于瑶夫人自然是不用说,她擅长心计与筹谋,洞悉人心,她教蛮儿如何欲擒故纵,如何以退为进,善辩人心。

元卿凌还笑瑶夫人,说她几乎都把整一本孙子兵法教给了蛮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