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芒app

“别呀!咱们好不容易才有幸遇到,怎么也要好好聊一聊才是!”唐城想要离开,许还山却不等唐城出言道谢,便一把拉住了唐城。一段时间没有见到唐城,许还山实际有很多的问题想要问唐城,尤其虹口区这阵子发生的事情,许还山总是感觉跟唐城有关,所以他觉着自己需要跟唐城好好的聊一聊。

许还山拦着唐城不让走,死说活拽的把唐城带去了上海地下党在附近的另一个秘密联络点。“老许,可以啊!我一直都以为你们地下党只会用书店茶庄做掩护,没想到你们在上海,还有这样一家看着不错的店铺!”被许还山带着走进这家专营欧洲货的店铺,店内琳琅满目的欧洲货品,让唐城很是好奇了一番。

许还山不知道唐城这话是在玩笑还是另有所指,所以并没有出言回答,只是带着唐城进入这家店铺的后堂,然后由暗门转过一堵隔墙之后,两人进入到用来存放货物的仓库里。“咱们还是先说说你吧!日军医院和新亚酒店的事情,是不是跟你有关?”招呼唐城在仓库里坐下来之后,许还山便直奔主题,开口问起了虹口区里日军医院和新亚酒店的事情来。

许还山这个时候,还没有真正将唐城同这两件事联系到一块,在他的潜意识中,能在日军医院和新亚酒店袭击日本人,绝非唐城一个人能够做到。从很大程度上,许还山认为这两件事或许跟情报处分不开关系,而唐城或许只是个参与者或者还是个没有资格参与的外围知情者。许还山这个时候,还并不知道此刻坐在他对面的整个年轻人,便是做下这两件事的行动者。

“你问这个干什么?事情都已经发生了,就算我跟你说了,对你们地下党而言,也没有什么帮助。”环顾一圈之后,确认仓库里并没有什么易燃易爆物品,唐城随即一边笑着回答许还山,一边拿出香烟来,还故意先递了一只给许还山。两人点燃香烟抽了起来,透过袅袅升起的烟气,许还山默默注视着唐城,此刻他已经能确认这两件事情绝对跟唐城有关。

被许还山一直这么盯着看,唐城从一开始的不强行淡定,渐渐有些坚持不下去了,一支香烟只抽了一半,唐城便主动开口言道。“老许,不是我不跟你说,是这里面的事情太多,而且事情都已经过去了,就算我告诉你了,对你们地下党也没有什么帮助。”唐城这话说的倒是不假,就算许还山知道了事情的真相,对上海地下党也没有什么帮助。

许还山的眼神闪烁了一下,随即慢慢松开皱起了眉头,虽说他 的表情已经发生变化,可是口吻却还是没有太大变化。“你就跟我说,这两件事情,是不是跟你有关就是了,其他的那些,我知道该怎么做。”许还山的坚持和倔强,令唐城很是无语,无奈之下的他,只得对着许还山轻轻的点了头,算是回答了许还山的问题。

唐城亲口承认了资金跟那两件事情有关,许还山却下意识的松了一口气,心中 的疑问总算是有了个答案。“你小子这胆子可真是够大的!起先我听到说,有人在日军医院袭击那些伤兵的时候,我就一下想到了你。新亚酒店的事情出来之后,我们这边也搜集了一些当时的情况,我就觉着新亚酒店的事情跟日军医院的袭击案,似乎有着某种联系,没想到,这两件事居然都是你干的!”

许还山嘴上虽然没有说要唐城透露其中的内情,但唐城却已经从许还山的表情中,看出这个意思来。暗自撇嘴的唐城随即出言转移话题,跟许还山说起了军火装备的事情,“老许,咱们先别说这个了,就是今天没有碰到你,我这些天也是准备要找你的。我手上可能会弄到一些武器弹药和装备,你们地下党是否有兴趣?我保证价格是整个中国境内最低的。”

唐城问汉斯索要电台,目的便是想要送电台给上海地下党组织,正好今天遇到许还山,且被许还山一直追问新亚酒店的事情,急于转移话题的唐城,便忽然想起了这件事情来。“电台,你们需要不?我弄到的这两部电台,好像还是军用级别的,上海市面上包括黑市里也根本找不到这样的军用级电台,完是新的。”

因为日军的封锁和控制,上海地下党的日子一直都不很好过,尤其是像电台这种被日军明令禁止的违禁品,就算是在上海的黑市里,也几乎找不到供货渠道。突闻唐城手里此刻就有两部新的电台,而且还是军用级别的,许还山岂能不喜。“要,我要了,价格好商量,只要货没有问题!”

唐城从汉斯那里弄到的电台,自然不会有质量问题,只看汉斯当时那幅肉疼的样子,唐城就有着十成的底气。许还山的迫不及待让唐城心中暗自发笑,冲着许还山慢慢伸出两根手指,唐城笑道,“两根大黄鱼,那两部电台就是你的了!”唐城只要了两根大黄鱼的价格,这是许还山也绝对没有想到的。

清纯糕点姑娘香甜诱人

上海地下党月初的时候,曾经通过一个瑞典商人弄到一部七成新的美国商用电台,却花费了整整五根大黄鱼金条。唐城这会说的可是两部新的军用级电台,只要两根大黄鱼金条就能弄到手,许还山几乎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唐城故意将伸出的两根手指,刻意的在许还山眼前晃了晃,算是小小的打趣了许还山一把。

“老许,咱们认识也不是一两天了,你应该知道我从不拿生意上的事情开玩笑!我说了只要两根大黄鱼,那就是只要两根大黄鱼,如果你们地下党没有这个兴趣,我也可以把那两部电台卖给其他人…”见许还山犹自发呆,唐城便出言继续打趣许还山,只是他的话还都没有说完,伸在许还山面前的两根手指,便被喜出望外的许还山一把攥在手中。

唐城现在的气力远超常人,倒是也不怕自己的手指会被许还山大力扭伤,只是两人此刻的动作看着太过别扭,便急忙抖手,将自己的手指从许还山手中挣脱出来。唐城的反应,令沉浸在狂喜之中的许还山回过神来,略带尴尬的许还山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,但他眼神中的喜色却并未散去。唐城显然是小看了许还山的迫切心情,还不等唐城缓过气来,许还山便急急言道,“你的电台什么时候能拿来?”

唐城闻言先楞了一下,然后摇头笑言,“只要你们把金条拿来,我这边随时都可以,如果需要,我还可以送货上门,保证快捷安不另外收费!”见唐城这个时候还有心情开玩笑,许还山这才算是心中的石头落了地。如果唐城弄来的电台真的没有问题,上海地下党储备的电台数量就从之前的三部增加到了五部,如果总部那边有需要,或许上海地下党这边还可以抽调富余的电台送去总部。

有金条入账,唐城自然是高兴的,况且他还成功的转移了许还山的注意力,至少许还山不再追问新亚酒店的事情。许还山的着急使得上海地下党的执行速度大大提升,他只是离开仓库去招呼了一声,不过短短半个小时之后,唐城要的两根大黄鱼金条,便被一个唐城看着眼熟的年轻人送来仓库。“这是阿九,我稍后会给你一个地址,以后你如果再有这样的好事,就去这个地址找阿九,他会是我和我之间的唯一联络员。”

许还山主动介绍这个叫阿九的年轻人给唐城,后者随即心里明白,许还山这是想把自己拉进地下党组织里,安排这个叫阿九的人,应该只是许还山的一个试探。“行啊!只要你们付得起钱,我这里好东西有的是!”心中明白的唐城并没有表现的太过明确,只是接过许还山递来的地址,便告辞离开了这家店铺。

“老许,这个人可靠吗?”负责这家店铺的常松也是个老地下党成员,他这么问许还山,并不是不信任许还山,而是出于一贯的谨慎。许还山目送唐城带着阿九离开,这才转身回到店里,对于常松的询问,许还山并没有回避,但也没有透露唐城的身份,整个上海地下党组织里知晓唐城存在的,也不过两三人。

“老常,你且放心,那小子虽说是个见钱眼开的黑市掮客,不过信誉还是有保证的,我之前就跟他做过多次交易!”为了保证唐城的身份不会被暴露,许还山只能给唐城扣上一个黑市掮客的身份,就算常松是自己人,许还山也还是要这么做。已经带着阿九离开的唐城,此刻并不知道这些,实际就算他知晓了此事,也不会多说什么。因为必要的保护手段,对她而言,只会有益无害。